当前位置: 主页 > V阅生活 >从Pinterest界面之滥用,谈阅读行为、讯息与版面(上: >

从Pinterest界面之滥用,谈阅读行为、讯息与版面(上:

2020-06-17 10:35:33 作者: 935
从Pinterest界面之滥用,谈阅读行为、讯息与版面(上:

许多新创网站很喜欢套用 Pinterest 的瀑布流界面,但这种界面的滥用,在我这个编辑眼里,有严重的问题。一部分的问题在先前写的 《7Headlines 上线,一些想法》 一文曾经提及,这次打算再来看看同一个问题,不过这次我切入的角度,不是直接指出 Pinterest 界面任意套用的问题,我想从更基本的角度出发,来谈谈媒体,应该如何利用其特性与限制,透过哪些手段,以帮助阅听者更有效地阅听内容。

本文将会先从阅听行为开始分析,然后回顾各种媒体因应本身的特性,如何安排版面与阅听动线。希望从这些过去累积的经验,对于新媒体在设计界面与阅听动线时,能有正面的帮助。

要先声明的是,以下的论述都是从我十余年的编辑和网站工作经验整理而来。我并不是设计专业人员,也没有相关的学位,虽然我所工作的单位拥有相当先进的设备和人才,也经常进行使用者行为研究,但我不是该实验室的成员,只担任过受试者,所以请恕我无法引经据典,或是引用工作单位的研究结果。 也许我的个人观察和推论有谬误或不足之处,也欢迎各位先进批评指教并且补充。

由于要谈的领域跨越传统与网路媒体,篇幅很长,这篇先谈传统媒体,下篇再谈网路媒体。

传统媒体如何引导阅听动线

这是一个讯息泛滥的世界,每个人每天都接触大量,无法全部吸收的讯息。人被迫必须在这幺多的讯息中,选择自己要看的部分。如何帮助或引导使用者选择讯息,就成了界面的重要任务。

从阅听者的角度来看,决定要不要看一则讯息的因素很简单,就是「这则讯息对我重不重要」。阅听者经过快速判断后,接着阅听他认为重要的讯息,放弃不重要的讯息。

在讯息愈来愈多,阅听者时间却始终有限的情形下,判断讯息该不该阅听的决定时间,有愈来愈短的倾向,甚至可能短到只有数秒。所以对媒体来说,如何让阅听者在短时间内判定「这则讯息对我很重要,我应该看」,就成了努力的目标。

从另一个角度看,不只是阅听者在讯息爆炸的世界中面临选择要看哪些讯息的问题,内容提供者同样也需在爆炸的讯息中,筛选并推出阅听者可能想看的讯息,捨弃阅听者可能不想看的。媒体如果不做这件事,或是这件事做不好,就可说是失能与失职。

从内容提供者的角度来看,选择讯息的原则不外乎下面数项因素: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与阅听者的相关度」这项,后两者是个人化、社群与互动媒体才具有的能力,因为技术的限制,传统媒体很难做到这两点。

内容提供者有上述这些筛选讯息的方法,下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帮助阅听者快速判断讯息该不该看;这个手法我称之为阅听界面。因为不同媒体有不同的阅听特性,所以发展出不同的阅听界面。

报纸

报纸可说是最早出现的大众媒体,在若干张大面积纸张上印上许多讯息。经过长期的发展,报纸利用以下各种方式,来帮助阅听者判断讯息是否应该阅听。

透过这些手法,报纸养成了阅听者的阅读习惯,阅听者可以透过一眼扫瞄当天的报纸头条新闻,决定要不要买报纸回去看;也能在各版面中依据标题和新闻区块的面积大小,快速判断各条新闻的重要性,并且浏览标题,快速决定要不要看某一则新闻。

杂誌

杂誌虽然也是纸张媒体,但其特性和报纸也有很大的区别;长期以来也发展出惯用的一套手法,帮助阅听者判断讯息是否应该阅听。

所以,杂誌透过本身的分众区隔、出刊周期、栏目安排、页数多寡、封面文案等来帮助阅听者筛选要读的内容。

广播与电视

广播和电视最大的特色,就是其阅听动线是线性的,依照时间轴来展开,而且无法回溯。在这样的限制下,仍然有一些方式可以帮助阅听者来判定讯息是否值得阅听。

前面所讲的,可以整理成下面这张表。

从Pinterest界面之滥用,谈阅读行为、讯息与版面(上:

这个表中有个有趣的点,就是几乎没有任何媒体在乎讯息的新近度;即使是广播或电视这类即时电子媒体,也只有最重要的讯息才需要强调新近度。当然,像国内新闻台这样乱搞,什幺消息都用 Live 直播,就贻笑大方了。

传统媒体的部分先谈到这里,下篇我们会用同样的架构来分析网路媒体。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每天3元救济金上下娱乐|生活添加精彩|收集多种热点问题|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78众发娱乐App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利记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