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V派生活 >《儒道天论发微》: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探求商朝文化不能忽略的宗 >

《儒道天论发微》: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探求商朝文化不能忽略的宗

2020-06-10 16:45:13 作者: 159

《儒道天论发微》: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探求商朝文化不能忽略的宗

今人对于古代中国的认识,自从1899年开始的一系列考古发掘以来,已经获得了长足的进展。这些发掘所获的大量甲骨文字与其他器物,已经证实为商朝遗物,并且可以推溯至纪元前 1324 年的商朝君王武丁时代。商朝的世系与年曆被学者们推测得相当周全;商朝的文明也逐渐成为充满希望的研究领域。

在理解商民族的各方面时,宗教成为一项重要的题材。《礼记》曾形容商民族具有明显的宗教色彩,甲骨文在「本质上是宗教的与仪式的物事」。甲骨文的大半内容涉及占卜、祭祀、与崇拜。我们可以从这些资料得知彼时王权之尊贵、政治阶层之严格分画、与军事力量之强盛。但是其中最突出的事件则是有关宗教仪节的。《左传》所载「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可以完全应用于商朝。这里所说的「祀」,包含祭祀与崇拜两方面。祀的重要性又远胜于戎。宗教在商朝文化中的独特地位由此可见。若想了解这一宗教底性质,首先我们必须辨明商人的宗教意识究竟有些什幺对象。

商民族相信三类神明,就是:帝或上帝,自然神祇,与祖先。这三类神明是同时并存的,因此凡是主张神明演化论——亦即,自然神祇演变为祖先神,再演变为上帝——的说法以得到证实。然而,百年以来许多学者研究古代中国宗教的性质,却也提出了各种有趣的说法。有些学者相信商朝宗教中的上帝是至高无上的,因此形容它是「一神论」(如理雅各 James Legge)。另有些学者鉴于商人崇拜自然神祇,便形容它是「宇宙崇拜论」(如格鲁特 de Groot),「拜物倾向的泛灵论」(如狄埃乐 Tiele),或者「多神论」(如苏西尔 Soothill)。更有些人,尤其是近年以来,体认了祖先崇拜在整个中国宗教史上的中心地位,便强调祖先崇拜是中国宗教的基本取向(如史华慈 B. Schwartz),是古代中国宗教的核心(如何炳棣),或者主张以「世代相继论」来了解商朝宗教的逻辑——这种逻辑主要表现为一套祖先崇拜的祭礼(如凯特利 D. Keightley)。

由目前看来,强调祖先崇拜的这一派学者佔了最大的优势。甲骨文的出土更加强了这一派学者的信念。带坏人的观念中,祖先是死而不亡的。祖先的灵魂在形体死后仍然保持生前所具有的同样的地位、权威、感受、与享乐欲望。不仅如此,他们在形体死后还获得一种神秘的能力,可以福祐或诅咒后代子孙。换口话说,「一个家族与它所有的祖先共同组成一个社会,超越了死生之隔离与分际。」事实上,商人「事死如事生,」并且以祭祀来表达他们的信仰。这一类的信仰及其表达方式直到今天仍旧对中国人深有影响。根据有限的甲骨文资料,商人在一年中举行18种不同的祭祀;这些祭祀在一年之中佔了 110 天。

因此,学者们自然会想透过祖先崇拜来了解商人的心灵。这种了解放在政治的背景来看,更容易让人接受。商人的政治是一种「神权政治,凡与国家有关的事,同样是,甚至本来就是,与宗教有关的。」商人心灵兼具政治与宗教双重性格,已经成为普遍认定的历史事实了。然而,这一事实的基础究竟是什幺?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学者们仍有争议。一方面,凯特利在一篇研究商人神学的论文中指出,「商人统治的合法基础,在于他们对祖先的大能,亦即国家的核心价值,有一种深刻的信念。」另一方面,史华慈认为,商王权力的合法基础在于他们「对上帝及其能力之信仰。」

以上这两派意见究竟孰是孰非,是很难当下论断的,因为在商人的政治与宗教上,帝与祖先同样都扮演关键的角色。凯特利自己也承认:

商人相信:帝,至高的神,赐人丰富的收成、助人赢得战争;
君王的祖先能够向帝进言;君王本人能够与这些祖先沟通。

因此,纵使商朝王权的合法性直接来自祖先,帝仍然被推尊为一切权柄的终极来源。基于上述了解,我们相信商朝宗教之特质可以透过对「帝」概念之研究而得到进一步的阐明。

◎本文摘自联经出版《儒道天论发微》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Xuan Che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每天3元救济金上下娱乐|生活添加精彩|收集多种热点问题|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官网 sunbet(官网)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