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C生活区 >複製邪恶‧邪恶複製 >

複製邪恶‧邪恶複製

2020-08-03 16:05:05 作者: 121

複製邪恶‧邪恶複製

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风城。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研究工作之余,嗜好读读书、看看戏、写写作、骑骑车、踏踏青、逗逗猫。

戴维斯‧穆尔十七岁的独生女遭人强暴并被残忍地杀害,警方却始终破不了案。自从他女儿的命案发生后,他和妻子从此活在痛苦的深渊。但他不甘心,他立誓要找出残杀女儿的凶手。一年半后,他逮到一个机会,就是当从警方手上拿回女儿的遗物时,他能够弄到凶手的 DNA。事实上,戴维斯‧穆尔本人就是位为不孕夫妇複製小孩为生的医师。于是,他利用了凶手的 DNA,複製了一个男孩给透过複製技术生下小孩的一对夫妇。年复一年,他跟蹤这个家庭,想要从小孩长大的模样中,看到凶手该死的模样,并且将凶手人肉搜索出来……

医学惊悚小说《複製邪恶》(Cast of Shadows)讲述了这个写实的故事。这真的是一本让人难以放下手的小说,有引人入胜的悬疑剧情,不断吊读者胃口。《複製邪恶》说的不止是一个复仇的故事,还是一个科技被滥用的伦理故事。也让人不禁要思索和了解,我们有多少行为,是受到基因的影响?邪恶,会遗传吗?我们出生时是一张白纸吗?还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们最终会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从《複製邪恶》要让我们窥看到另一种邪恶,就是一个来自「上帝之手」组织的杀手,深信複製技术是种罪恶,决定猎杀那些从事複製研究的相关人员,戴维斯‧穆尔就是他的目标之一,但戴维斯‧穆尔死里逃生。一个坚信人不该扮演上帝操弄人命的邪教徒,自己却扮演起了上帝来夺取人命,这种邪教在政坛上,我们也见多了。

《複製邪恶》并没有谈到複製科技的细节,虽然在理论上,在可见的未来,是可行的。可是,《複製邪恶》却用一场又一场的布局,让读者思考科技,在我们的社会中该扮演的角色。因为,《複製邪恶》不直接谈科技本身,但也突显了科技对我们来说,真正该有的意义。除了複製,《複製邪恶》还谈到电脑里的虚拟世界,那虚拟世界里,人们可以尽情完足慾望,那还有现实世界中的伦理道德吗?

《複製邪恶》舖的梗实在太精彩了,读完真的不禁要喝彩,大呼过瘾!虽然涉及了宗教、哲学、科学三股力量,可是《複製邪恶》却不生硬,反而是用一个很写实的故事,让实际让我们思考,说不定《複製邪恶》也适合当生物伦理学课的指定课外读物。

为了不爆雷,《複製邪恶》 的讨论就此打住,接下来姑且让小弟在此作点科普吧!

第一只複製哺乳动物,公认是桃莉羊(Dolly,1996-2003)。那是用细胞核移植技术将哺乳动物的成年体细胞培育出新个体。牠由苏格兰爱丁堡大学罗斯林研究所(Roslin Institute)的伊恩‧威尔穆特(Ian Wilmut)和基思‧坎贝尔(Keith Campbell)领导的小组培育的。

桃莉是由移植母羊的乳腺细胞到被摘除细胞核的卵子细胞中发育而成的,证实了哺乳动物的特异性分化细胞也能发育成一个完整的生物体。按照伊恩‧威尔穆特的说法,因为桃莉羊是由乳腺细胞发育而来的,所以用胸部异常丰满(40DDD)的美国乡村音乐天后桃莉‧巴顿(Dolly Parton)的名字来命名。桃莉羊的问世,引发了大众对于複製人的想像,在受到讚誉的同时也引来了争议。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每天3元救济金上下娱乐|生活添加精彩|收集多种热点问题|网站地图 申博在线充值 申博体育现金网